21岁女孩被白血病折磨 生养父母共同挽救爱女

  “妈,我再也扛不住了!”12月26日深夜,患白血病的女孩陈秀瑜抓起电话,对远在云南打工的养母吴玉钦歇斯底里地喊道。女儿这从未有过的呼喊揪紧了吴玉钦的心。

  就在8个小时前,这个刚从协和医院走出来的倔强女孩还决定跟命运赌一次,继续扛着这该死的白血病完成期末考试。可加速恶化的病情让她不得不拨通养母及自己曾经无法原谅的生母的电话。

  27日,在福州协和医院附近的一家商务旅馆里,白血病进入加速期的陈秀瑜脸色苍白地坐在床边,旁边是眼眶泛红的生母养母。生父赵云章在不宽的房间里来回踱着,手里夹着一根想点却久未点上的烟。治疗白血病,至少要三四十万的费用,巨额医药费让这两个贫困家庭陷入了难以走出的困境。

  遥远的牵挂

  因为这场疾病,陈秀瑜违背了自己曾经许下的再也不见生父母的誓言。也是因为这场疾病,一个女孩的养父母和亲生父母共同谱写出了一段感人至深的亲情故事。

  胡富珠是陈秀瑜的生母。但直到2008年8月27日,懂事后的陈秀瑜才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亲生妈妈。

  21年前,刚满8个月的陈秀瑜被养母吴玉钦抱养。从此,她跟养父母一直生活在平潭县白青乡白沙村,三明市沙县琅口镇柱源村的胡富珠一家人再没有见过这个女儿。直到今天,胡富珠还记得自己把咿呀学语的女儿交到她养父母手中时,女儿无辜的眼神。

  说到此时,胡富珠落下了伤心的眼泪:“我当时一直哭,实在是舍不得啊。但是家里已经很困难了,为了让她生活得更好我才会把孩子交给她养父母。”不忍心看胡富珠这么伤心,养母吴玉钦留下了胡富珠的地址,答应有时间就给她寄女儿的照片。

  这么多年,胡富珠一家人多少次想去探望陈秀瑜,却都没有这个勇气,只能不停安慰自己:养父母愿意抱养女儿就一定会对她好,她过得很好。每到佳节,她总是翻出女儿的照片细细地看,依着养母寄照片时留下的地址给女儿写信。

  她不停请假

  却从未落下课程

  从幼儿园时,陈秀瑜就知道自己是抱养的,养父母没有隐瞒,她也没有闹过找生母。直到2003年5月,她被确诊为慢性例细胞白血病,这才让她意识到,从血缘上讲,她还是一个无依无靠的人。

  “那年我初二,医生说最好要用一种白血病的治疗药物‘格列卫’来控制病情,但因为一盒药两万多元,家里实在没办法承担,我们只能选择打干扰素,吃羟基尿来治疗。”陈秀瑜告诉,刚刚生病时,每个月要花费3000多元来治疗,后来身体渐渐恢复,每个月也要消耗1千多元的药品。那一年,陈秀瑜的养父陈贤华曾经去过三明胡富珠处找过陈秀瑜的亲人,但是通过了解,他们家确实很困难,养父无奈,也只得回去了。

  得病以后,陈秀瑜的抵抗力变得越来越差,养母吴玉钦多次劝女儿放下书本安心养病,可当时仅有16岁的陈秀瑜在休学一年后却坚定地选择回到课堂。她告诉母亲,自己一定要继续读书。

  陈秀瑜很聪明,几年来,她不停地请病假,却从未落下课程。她在病榻上复习、备考。现在,她在福州软件职业技术学院就读英语专业,大一拿了专业二等奖学金。今年,她还参加福建省大学生英语竞赛,并获三等奖的好成绩。

  2009年12月26日,陈秀瑜大二了,刚刚结束两门期末考的她,突然发起高烧。医生告诉她,她已进入白血病的加速期。

  “这是我丢不掉的女儿”

  “这是种基本无法治愈的病,像你们这样贫困的家庭,根本负担不起这样巨额的医药费,不如让孩子早点离开,这对孩子也是一种解脱。”2003年,在陈秀瑜被查出患有白血病时,当地医生曾劝过吴玉钦不要进行医治。可吴玉钦哪能放下这块心头肉?这是她丢不掉的女儿。

  她让医生给孩子开药,带着孩子回家治疗。6年来,为了抠出钱给女儿治病上学,她省吃俭用,连一件新衣裳都舍不得买。

  养父陈贤华今年55岁,曾是一名船商的他因亏本严重无法继续经营,而不得不远去云南某工地打工。

  为了多挣点钱和节省来回的车费,陈贤华已经3年没回家,这次接到女儿电话,他再也熬不住了。1月1日,他跟着妻子回到了福州。见到女儿,一向严肃的他眼泪纵横。因为这是久别3年来,父女的第一次相见。

  只是为了挣钱,陈贤华没能多待上几天,在带着女儿做完骨穿后,他踏上了南下云南的火车。

  “爸爸年纪大了,身体一直不好。就是因为我,他才不得不跟着老乡去云南的工地做杂工。”秀瑜哽咽地说不出话。

  远去的亲情回来了

  福州软件职业技术学院的辅导员黄老师得知陈秀瑜的病情后,马上呼吁全校师生为这个品学兼优的孩子捐款。几天前,学校派代表给秀瑜送上了3万余元善款。

  1月6日,因确实无法筹集巨额医药费,陈秀瑜无奈地拨通了生母胡富珠的电话。听到女儿得了白血病这个消息时,胡富珠几近崩溃。

  第二天,胡富珠夫妇便赶到福州,开始帮忙想办法筹钱,帮忙照料女儿。“我亏欠女儿的太多了,只要能救女儿,我们可以做任何事情。”胡富珠不停地抹着眼泪。此时,生父赵云章一直默默地站在旁边。

  医生告诉陈秀瑜,病情进入缓解期后进行骨髓移植成功率超过百分之七十。而陈秀瑜缓解病情,需服用一年的控制药物,药费至少得要7万元,加上缓解期后的骨髓移植费,至少要准备三四十万元。可对于这两个贫困家庭,这笔医药费简直是天文数字。林欢欢